您的位置:首页 >> 普世教会 >> 【修道人的故事】改革开放之初勇敢走出家庭的女孩儿
 普世教会
【修道人的故事】改革开放之初勇敢走出家庭的女孩儿
时间:2019-08-16 12:20:06  点击:260680次  来源:网络转载    

      《修道人的故事》是亚洲真理电台全新的节目!该台采访了不同教区或修会,服务于不同领域的神父、修士、修女,来给大家分享他们自己修道路上的挣扎与软弱,以及他们在服务中的成长与收获。他们真实地呈现自己的生活,借着他们的分享让我们感知那些奉献者们真实人生,以及天主在他们身上的作为。


timg (6).jpg

正在祈祷中的修女(图片源自网络)


       Q:修女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A:好的,我来自河北。我是我们修会第一届的修女,88年进修会,89年发初愿,今年刚好是发初愿整三十年。

       Q:您那一批一起发初愿的有多少位修女?

       A:一共21位。

       Q:第一批有21位也不少。修女从发初愿到现在整整三十年,这三十年期间,修女您感觉修道生活怎么样?

       A:三十年的修道生活,坎坎坷坷风风雨雨都有,有时候遇到这些困难就想要逃避,但是靠着天主的恩宠和祂给的勇气,就一直走到现在。

       Q:是什么让您选择做修女的呢?

       A:差不多十岁左右吧,我有个亲戚修道没修成,但很热心,在她家供着圣体,我经常去拜圣体,一拜就很长时间,我每次去的时候她都喊我“小圣女”,然后让我去当修女,但当时就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她的这个话就放在我心里了。真正让我萌生想要修道的念头,是在一个晚上,那时候都点煤油灯,我点着灯看《默想全书》,书中有一段默想圣经的一个场景,就是耶稣十二岁讲道,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家乡,这一段深深的打动了我。所以在教会刚开始开放的时候,我就找神父也找我们当时修会的会长去说想入修会的想法,在修会待一段时间我就入了初学

       Q:当时修女您看到那段圣经是怎样的一个感受,可以多分享一些吗?

       A:里面就讲耶稣离开自己的父母,一个人留在圣殿当中讲道。我想我有一天也要离开父母离开自己的家,去做修女。后来我就跟父母商量这件事,说了之后我父亲坚决不同意,当时正在吃饭,他把碗一摔说:“就你这个样子还当修女”,这一句话深深刺中了我,让我更加坚定要好好的做修女。第二天我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父母不支持我,我就想,从今以后这个家可以没有我,就跟要断绝关系一样。

       Q:当时父亲那么反对您还是要去,当时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修不成了要回家,那个时候怎么面对父亲?

       A:那时候没想那么多,就想一直走下去。父亲也是怕我走到半路走不下去了,我父亲其实也是很好的教友。

       Q:修女您进修会的时候多大?

       A:二十岁左右。

       Q:那时候家里没人给说婆家吗?

       A:有,但那时候我十几岁,不懂这个,也是一心想修道,就没有往这想,别人给说我也不同意,就都没成。

       Q:您进修会的时候是很多人聚在一起吗?

       A:那时候不是,我们分散的在不同的地方,在教友家接受培训,因此我去过很多地方服务和培育,当时我们还是自己带米带面。后来我们才慢慢聚在一起

       Q:那时候你们在一起的有几个?年龄都和您一样大吗?

       A:我们不到十个吧,年龄都和我差不多,也有比我小的。

       Q:那是谁带你们呢?平时给你们讲什么呢?

       A:就是我们老一辈的修女。平时就让我们背书,她们会什么就讲什么,也没有什么系统的学习资料,那时候还没有《圣经》,包括教会神学方面的课本都还没有出版。

       Q:后来修女您是在修会服务还是在堂区服务?平时都做什么?

       A:我89年发愿之后就留在修会,和会长一起带初学生。

       Q:修女您当时怎么管理初学生?

       A:我也没经过培育,就是主教当时说想培养我当院长,但是我那时候什么也不懂。然后我就留在修会不仅带初学,还当理家和会计,担任了很多责任,基本上修会有的工作我都做过了。一开始人少是这样,后来人多了我就没那么多事了。

       Q:修女您当初学导师多长时间?

       A:从89年到95年吧。95年以后我就下堂区传教去了,传教结束之后又开始到门诊。

       Q:后来修女又开始学医了?

       A:嗯,不过不是去上学,就是在我们修会的那个门诊跟人家学的。

       Q:修女您都看什么病?

       A:看内科,就是头疼脑热还有半身不遂什么的。

       Q:所以是有其他修女是会医学这方面的知识的?

       A:对,那个修女学过,我就跟着她学。

       Q:那修女您看病怎么样?

       A:我记得我第一次给人打针的时候,心里不知道念了多少颂句,心里很担心很害怕,后来时间长了,我自己也可以掌握一些技巧了,再后来那个会医的修女不在,我也能自己看门诊了。

       Q:修女您在门诊待了多久?

       A:不到十年吧,98年到07年,07年我就到一个堂区开始正式的堂区传教工作了。

timg_副本.jpg


       Q:修女,您回顾您从当初学导师到门诊再到堂区传教这三段经历,您最喜欢哪一段?

       A:我比较喜欢传教。

       Q:那传教生活给您带来了什么样的收获让您喜欢这份工作?

       A:在传教工作当中会遇到不同的人,工作的过程中也是尽自己最大的心力,跟玩儿命一样,对于我来说这是很真实的为天主去服务的一个工作。

       Q:修女,三十年的修道生活也是很长的,您怎么看您走过的这些路?

       A:回头去看的话,就是感觉真的很不容易。

       Q:能跟我们分享一下那些地方让您感到不容易吗?

       A:那就是三愿生活吧,特别是神贫,感觉挑战特别大。感觉自己心里贪求还是很多的,看别人都出去学习了自己不能去,自己从小也没被好好培育过,缺乏知识,所以对这个贪求的太多。

       Q:那您有没有把这种渴望表达给您的长上?你怎么处理这种情绪?

       A:有时候会说。每当看到自己底下的修女都出去学习还有留学,就是轮不到自己,心里会有些不平。后来我就去祈祷,转换自己的想法,我就跟天主要求说让天主圣三做我的老师,没有比天主更好的老师了,让我可以把祂的教导在生活中更好的实践出来。我开始这样祈祷之后,心里就平安喜乐很多,让我可以从积极的方面去看问题。

       Q:天主有没有让您在生活里领悟和感受到更多?

       A:会有很多,比如我这次出来学习听到的课程,在我之前生活中都会有实践,这些都是天主在日常生活中让我感悟和领受到的。

       Q:刚才修女您说神贫是您的挑战,那除了对只是的贪求之外在物质上面有没有贪求?

       A:物质上面也是有的。后来大家都用手机联系了,别人都有手机,每次过瞻礼需要跟很多人联系,就很需要有一部手机,我就跟长上申请,但长上不允许。我就跟家里人说了,家里人给我买了一部手机,那是08年的时候。

       Q:关于手机,您的长上是因为什么拒绝您的申请呢?

       A:长上就是觉得我不需要。我们在那边是两个人,那个修女先去,她有手机,我后去的,长上可能就觉得有一个有就行了,可是我心里就是不平衡。我觉得我的要求是合理的,我们都需要联系教友,但是心里还是有不安,如果长上允许的话就是正当的,但我要求家里给买,就是强行要有的。

       Q:您有手机之后长上有说什么吗?

       A:什么也没说。

       Q:那时候你们修会的修女都有手机了吗?

       A:不是全部都有,都是在大的堂区服务的修女有,因为负责的区域比较大,小堂口的修女就没有了。

       Q:修女您当时是什么感受?

       A:因为在08年的时候其实手机已经很普遍了,也是一个重要的工具。但这种自己觉得理所应当的诉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心里就会有些抱怨。

       Q:修会其他人这样的情况多吗?

       A:有,就是别人申请可以通过自己申请通不过,就一起抱怨一下。

       Q:发生这样的情况,你们就是自己相互安慰一下解决还是有渠道可以帮你们疏导这种情绪呢?

       A:以前基本上就是自己解决了,安慰一下,或者有姐妹需要什么东西长上不同意买,如果谁有条件就帮她买了。现在不一样了,修会都会帮忙解决这样的不满情绪。

       Q:修女,过团体生活的话多少会有一些诉求得不到满足,然后自己就会产生不满和抱怨,有了这些情绪大部分我们会压下去,但总有一天压下去的情绪可能会爆发,修会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帮忙自己疏导这些情绪?

       A:这些是我后来学习了一些课程,自己会反省了之后发现的,被压下去的那些情绪。

       Q:那这些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A:有,就比如我对上学的渴望特别大,所以我经常做梦梦到自己背着书包上学。后来我还是把这个渴望放在自己的祈祷当中,去跟天主对话。我也开始自学,慢慢疏导自己的情绪,现在就好多了。

       Q:在团体当中这样的情况会经常发生,因为团体人多,长上难免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为您来说您是从那种境况种走出来过,如果有刚进修会的年轻修女遇到这样的遭遇需要您来帮她疏导,您会怎么跟她说?

       A:我就会告诉她让她去祈祷,跟耶稣倾诉自己的痛苦和抱怨。

       Q:如果她说她已经这样做了,没用没感觉,怎么办?

       A:那就跟天主使劲抱怨使劲吵,天主是仁慈的,可以接纳我们任何情绪。

       Q:修女,会有很多年轻的修女会面临和您一样的问题,想要得到更好的培育,但毕竟出去学习的机会还是少,从您的经验当中,你会怎么去跟她们说?

       A:这从我的经验的话,我会跟她们说可以自学,因为现在网上的课很多,不是非要出去学习,自学的能力要强一些。我现在就是每天要求自己学点东西,自己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学一些实用的东西。

       Q:修女,刚才您也分享了神贫对您来说挑战比较大,那还有什么其他的挑战吗?

       A:其他的都是一些小的挑战,自己也可以解决的。

       Q:修女,在进入修会之前您对修道生活还是有些懵懂,在进入修会之后您对修女这个身份也慢慢有了自己的认知,那时候有没有想过过婚姻生活?

       A:这个没有想过,也没有后悔过,修道生活会遇到很多痛苦和挑战,但在那个时候也没有想过说不做修女,如果是修会让自己受委屈了,想的只是要换个团体,但还是要当修女。

       Q:修女您在修道过程中有没有人喜欢你或者说有没有遇到过让自己心动的人?

       A:这个还真的没有。

       Q:那修女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是过婚姻生活,有个人疼自己,有个肩膀可以依靠,也挺好?

       A:这个有想过,特别是自己生病比较脆弱的时候,一个人在房间,也想有人陪自己,但也想到那个时候耶稣其实是在的,心就得到安慰了。虽然耶稣是看不见的,但我靠着我的信德生活。

       Q:修女您怎么看待孤独?

       A:我本身是一个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的人,喜欢安静,也喜欢祈祷,感觉和耶稣在一起,祈祷给我力量。所以我很少感觉到孤独。

       Q:修女,您回头看自己三十年的献身生活,您觉得自己得到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A:最宝贵的就是耶稣,其他的就没有再进我的心,耶稣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祂让我能放下一切,也让我的心不再为什么担忧,其他再好的东西也动不了我的心。我也不喜欢争什么,一般我都是往后退一步,让着别人。

       Q:那修女您有没有觉得这样活着很窝囊?

       A:那没有,我会放在祈祷里,我心中有耶稣,我会得到的是耶稣的平安和安慰,感觉这样做值得。所以即便是失去了什么,对我来说也是喜乐,不会觉得是被欺负或者什么。有时候会感觉委屈,但很少去申诉抱怨,我都会放在祈祷里。

       Q:您觉得是因为您不敢面对冲突还是仅仅因为祈祷的功效?

       A:我觉得有一些不想面对冲突的因素,我也只想当一个和平的使者,不愿意因为我让大家起什么矛盾,所以我都是退一步。

       Q:修女,退一步固然是好,不会有冲突,但您有没有留意过自己是不是有情绪?

       A:有,但还是会退,因为我感觉退一步自己心里更平安。也可能是逃避不敢去面对,但我有一种力量的支持,让我在这退一步当中得到平安喜乐,不会有那种压抑,想爆发的感觉。

       Q:修女,在您生命画上句号的时候,您怎么看自己的一生?

       A:如果生命画上句号我会说:“耶稣,我这一生得到祢很值得,我的生命也变得很有价值。”

       Q:谢谢修女您的分享!

       A:谢谢!

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堂区报刊或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天主教温州教区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天主教温州教区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天主教温州教区网,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堂区报刊或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心情排行榜
最新资讯
普世教会阅读榜
天主教温州教区  © 2011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39084号  后台管理  投稿邮箱:tangqutongxunbao@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