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推荐 >> 中国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和独立的“问题”
 美文推荐
中国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和独立的“问题”
时间:2016-12-27 11:22:32  点击:65820次  来源:亚洲新闻    

     如果最后时刻没有出现特殊情况,即将于圣诞节后召开的第九届中国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日益突显出是一个重要时刻,从而衡量中梵就中国天主教现状问题恢复接触后的初步成效。

中国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国政府管理地方天主教会的最高权力机构、也是由在政府管理部门登记的教区代表组成的。中国教会内盛传一些人将在大会期间担任监督中国天主教会生活的官方机构(爱国会、圣座不承认的‘中国主教团’)的重要职务。可以肯定的是(圣座不承认的)马英林和房兴耀将连任“中国主教团”主席和爱国会主席。此外,二O一O年祝圣的、圣座任命和政府承认的海门教区四十六岁的沈斌主教将进入领导层。也就是说,与教宗完全共融的主教即将被增选为“爱国”机构管理层:因为北京政府官员们很清楚,一名未经教宗任命或者授权的主教是不会被教会视为团体领导人的。
而在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格里格·伯克于星期一就此发表的声明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气氛。声明中表示“圣座将根据确凿的事实来做出评判”。暂缓做出评判,尽管强调了圣座对此类“涉及教会教义和教会纪律方面问题”的立场“早已十分明确”,但没有做出明确要求中国主教不得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表示。事实上,圣座所表达的态度完全延续了此前历届全国代表大会期间的路线。只有二O一O年除外,改变了梵蒂冈对这一中国宗教政治组织定期召集的会议的一贯传统模式。当时,教宗本笃十六世成立的研究中国天主教问题的、从没有正式承担以圣座名义行事职能的咨询机构——中国天主教会事务委员会发表声明,要求中国主教不要参与大会,还隐含了不得参与“违背与教宗共融的行为(例如,举行圣事、祝圣主教、参与会议)”。
    而伯克星期一发表的这份声明则表示,成都和西昌“两次主教祝圣中出现了一位因其非法祝圣而导致其在教会内的法律地位仍在宗座研究之中的主教参与,给相关人士造成尴尬、给中国天主教友造成了混乱。圣座理解和分担他们的这些痛苦”。这里所指的就是非法祝圣的雷世银。圣座声明中说“其在教会内的法律地位仍在宗座研究之中”;避免了谈及因其未经教宗批准非法祝圣而招致的教会法律的处罚。梵蒂冈声明就这一点的表达方式是十分清楚的,只有雷世银承认其接受非法祝圣的错误,才能启动其与宗座修和的程序。
    声明的另一段中,“圣座坚信全体中国天主教徒都在忐忑不安地期待着积极迹象,从而帮助他们对政府和圣座对话保持信心、期盼一个合一与和谐的未来”。而梵蒂冈声明中提到的部分“积极迹象”可能恰恰就来自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司铎甘保禄神父在播客中十分明确地指出了,他写道“据近期一些政府相关部门的官员和学者在不同场合中的放风,在处理天主教事务方面,中国政府将强调和坚持在’政治、外交和经济’领域中的’独立’,但会尊重天主教会的教规教义。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也正在将作为‘主权国家’的梵蒂冈和作为天主教会最高’精神领袖’的教宗及圣座区别对待。在即将召开的‘九大’期间,如果也能有这样的明确表示,那将是一大进步和改变: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外交方面寻求’独立‘乃其立国之本,但尊重一个有两千年历史的教会的圣事和内部管理制度亦是政教分开的具体要求和表现”。
    甘保禄神父为九大提出的建议触及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圣座和中国天主教会关系整个棘手事件的神经中枢。中国官员们坚持的“独立的”中国天主教会的表达形式,如果坚持要在中国天主教团体的纯教会事务中落实这一独立,其本身就是矛盾的。这不仅是对中国: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存在一个“自给自足的”教会,罗马也不例外。因为在罗马,教会也总是依赖基督恩宠的。但从可怕的暴力教难兴起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在中国教会内落实的“独立”类别就已经出现了波动,似乎常有不同的解释。
    最初,有一个“独立的”中国天主教会的要求在宗教方面意味着迎合普遍重视的共产党政权的反帝国主义:只有否定其以往与殖民主义和西方帝国主义强权的关系,中国天主教会才能享有公民权。而梵蒂冈以前也与殖民主义和西方帝国主义强权“相互勾结”。而早在五十年代时,就有人坚持指出了强加给教会的独立的“政治”性,而非教义-神学性。例如一些未经教宗任命而接受祝圣、后来被圣座“合法化”的主教,就像董光清。
    近期,包括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工作期间也出现了似乎是倾向于更加明确地承认教会自身本质的轻微变化,这些教会的本质与“自给自足”以及圣事方面和纯粹教会方面的“独立”是无法调和的。就连令人遗憾的八大也是这样,当时一些主教令人痛心地被武力强迫参与:那时,大会重新审议了《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章程》第九条,明确纳入了圣座不承认的中国主教的机构“在当信当行的教义教规上,与宗徒之长伯多禄的继承人保持共融”。
    这一段尽管不必高估,但总之应予以关注。按照中国官员的逻辑,在落实一个新进程之前理论方面的变化为之开道是必不可少的。包括近来中国政治领导人坚持的国内宗教团体“中国化”的必要性也应从这个角度加以审视,应视之为是一个要求符合这样的要求、不直接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的政治和社会规范。
    中国有影响力的权力阶层似乎也在考虑重新定义独立这个词的意义、内涵和实际倾向。由此,在这条道路上还可能开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基因突变”。这一真正向教会输送政治输入的组织,其创建的“理论基础”就在现行的独立概念中。一旦修订这一理论基础,也可能有助于其重组和重新定义其职能。
    在上述复杂问题上展开对话和交流的路线从而寻求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也是二OO七年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天主教徒信的底线。在展示了天主教教义;指出了这一教义与爱国会和主教团的原则或者控制主教们直至剥夺他们的权力的做法无法调和后,本笃十六世教宗表示愿意与中国政府对话“就主教人选和任命主教的公开,以及地方政权承认新主教必要的民事效应等问题,达成协定”(9)。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接受了就主教任命进行谈判,展示出愿意承认教宗在选择和任命过程中的必要作用。过去,这种承认是被排除在外的,在中国主教任命中任何有关教宗作用的说法都被打成是“干涉”其内政。这一开放代表着一个具体的迹象,愿意重新具体地定义“独立”原则。而这一原则是中国官方所有宗教政策的基础。
    诚然,如果能更加明确地重新定义独立原则、阐明其不会用于教会的圣事性和宗徒性本质(以及不可避免的圣统制内涵,承认罗马主教是伯多禄的继承人、是基督亲自在合一中建立了祂的教会的‘磐石’),那么,许多中国、罗马乃至世界的天主教徒们将会留下积极的深刻印象。承认教宗在任命中国主教过程中的必不可少的作用,将已经是一个客观的信号,使我们摆脱已经过时的独立原则、进一步向着真正的中国天主教的“中国化”道路不断迈进。地方教会真正地、成效显著地适应于中国社会和文化背景,始终代表了所有真正爱基督、渴望在伟大的中国人民中间为基督服务的传教士们的期望和前进方向。
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堂区报刊或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天主教温州教区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天主教温州教区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天主教温州教区网,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堂区报刊或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在线评论
[IP:115.218.234***]
天主,我们求祢,以祢的智慧圣宠,指导我们的工作能顺利进行,愿我们的祈祷和行为,是为爱主而开始,又以荣主为结束,因我们的主基督亚孟。亚肋路亚!
2016-12-27 20:00:32 
 我也来评论
昵称:
 提 交 
 重 置 
 心情排行榜
天主教温州教区  © 2011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39084号  后台管理  投稿邮箱:tangqutongxunbao@163.com 
温州教区总堂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周宅祠巷38号  [天主教温州教区网站]站长信箱:1037048721@qq.com  站长:XuGeXin